1309_a2044

  未分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徐利菁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担忧,她没有多想,以为女儿说的都是真的。

   “这孩子,在公司里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怎么没有跟我说?那个女人,有没有欺负?”

   严一诺不敢看徐利菁的眼睛,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破功了。

   “没有,她只是警告我,但是这个公司我怕是不能待了,甚至这个行业。”

   “那就不干了,还有很多别的工作,不要在那里委屈自己。”

   “妈,我知道的秘密,远比偷-情的多,所以他们大概,不会只甘愿威胁我。”严一诺艰难地继续说谎。

   “什么?不止威胁,难不成……”还想杀了吗?徐利菁的眼睛越瞪越大,连身体,都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

   “妈,我们找个地方躲一段时间吧。”严一诺抓着徐利菁的手,低声请求。

   小凌既然给她母亲寄了照片,或许老太太那边也没有落下。

   甚至老爷子那里,也不能幸免,到时候她如何自处?

   严一诺忽然觉得,就在回来之前,跟徐子靳说分手,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像个孩子一样

   “一诺,怎么会……”徐利菁又担心又紧张。

   但觉得这件事无法责怪女儿,话才说到一半,立刻又咽了回去。

   “好,我们去躲起来,躲一段时间。”徐利菁点着头,六神无主地说。

   “可是,一诺,我们躲到哪里去?”

   收拾行李的时候,徐利菁猛地顿住了。

   天大地大,她们该何去何从?

   严一诺也停了下来,躲到哪里去呢?

   这是徐子靳的地盘,要找她们,容易得很。

   “回国吧。”她低头,慢慢抛出这两个字,手指却微微发僵。

   “回国?也好……那就,回国吧。”

   “妈,先收拾着,我出去一趟。”严一诺起身,叮嘱徐利菁。

   “去哪里?”

   “有点事,我很快就回来,放心。”

   徐利菁现在是真的不放心,想要陪着严一诺一起,被她婉拒了。

   “妈,只需要下个楼,别太紧张,他们的手一时半会儿,还伸不到那么长。”

   严一诺安抚了徐利菁的情绪之后,才走到客厅,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死亡证明。

   这是上一次假死的时候,医院开出来的死亡证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徐利菁没有销毁,反而保存了起来。

   但现在,于严一诺,却是有用的。

   她将这张证明拿起来,折叠了几下,塞到包里。

   打开门,走了出去。

   她们小区外面,有一家报社,严一诺这一次找了上门。

   ————

   对于徐老太太而言,徐子靳生日的这一天,是她这辈子过得最纠结的一天。

   各种各样的情绪掺杂着,就连平日里可爱的孙子,她都提不起神逗弄。

   老头子还在国内,六神无主的她,很想打个电话跟他讨论一下,却又没打。

   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孩子又是怎么来的,老太太迫切需要一个说法。

   然而,这一次生日,徐子靳跟严一诺一起在外面过的,注定了这一个晚上,他不会回来过夜。

   所以,老太太白白等了一个晚上。

   她已经猜测到,上一次儿子带回来的人,也必定是一诺无疑。

   第二天上午,不见徐子靳的踪影,他肯定去上班了,老太太想。

   而到了下班时间,依旧没有见到徐子靳的踪影。

   她有些坐不住了,开始给徐子靳打电话。

   倒是打通了,但是没有人接。

   “这个死孩子,关键时候倒是考验起我的耐心来了。”老太太扔下手机,咬牙道。

   徐子靳在哪儿?

   他压根就没有离开酒店,也没有去公司,自然到了下班时间,没有回家了。

   那个女人毫无留地说了分手,毫不留情地走开,徐子靳生平第一次,这么愤怒和生气过。

   他叫人,在楼下找那枚戒指,自己在房间里喝酒。

   不过一下午都过去了,戒指也没有找到。

   徐子靳突然生出一丝恐慌,戒指找不到了,是不是意味着,严一诺也回不来了?

   浑浑噩噩的他,在再一次得到下属的汇报,表示没有找到之后,踹翻了酒店的桌子。

   “一群废物,这么久都找不到!”徐子靳脸色铁青,英俊的脸因为喝了不少的酒,显得通红。

   “徐总……”

   “给我闭嘴,滚出去。”徐子靳指着门口怒喝。

   待下属一离开,徐子靳立刻********,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脚上穿的只是拖鞋。

   “我自己去找,一定可以找到的。”徐子靳咬牙。

   严一诺的冷血,都是因为一个戒指引发的,如果找回来了,她是不是就不跟他分手了?

   其实,那枚戒指是送给他的吧?

   一路上,徐子靳的脑袋就跟不停转动的陀螺一样,一直在想着这些事。

   戒指被他从87楼的阳台扔下,当时随手一扔,完全没有考虑后果。

   但现在,酒店的外面先是草地和花园,然后是马路。

   他根本不知道那个丝绒盒会掉到哪里。

   “真是该死!”徐子靳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叫他一时冲动,做出这种蠢事。

   虽然已经入夜,但四周灯光很亮。

   尽管如此,要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和花园里找一个不大的的丝绒盒,也难如登天。

   徐子靳在四周找了几个小时,最终还是空手而归,倒是浑身上下,被蚊子咬出一大堆的包,又红又肿,还痒得很。

   昨天不过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再到此刻,徐子靳的眼睛已经熬得通红。

   “不行,或许还有哪些地方,我忽略了。”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严一诺走了之后,他试图给她打电话,但是直接转到了语音相信。

   她的心狠起来,就是他徐子靳,都不是对手。

   她大概是摆明了要跟他分手。

   再努力,继续折腾一个小时,结果依旧是失望。

   倒是赶来酒店的助理,找到花园,满脸焦急地拽住徐子靳。

   “别碰我,离我远点。”徐子靳猛地一甩,助理立刻跌坐到草地上。

   “徐总,严小姐和她的母亲离开了。”

   “什么?”徐子靳一愣,浑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