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7_a2044

  未分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谭一泓三个字,让裴辰阳原本沉重的表情变为难看。

   “他怎么可以来家?”裴辰阳非但没有如赵萌萌的意,一把握住她的肩膀,拧着眉问。

   因为吃醋和愤怒,裴辰阳此刻的语气多了一丝质问。

   赵萌萌紧紧拧着眉,“跟有什么关系?快点给我走。”

   她现在在自己的父母眼中可是“小产”的人,肯定不可能让她下楼去见谭一泓的。

   赵萌萌不由想,若是早点告诉爸妈自己没有流产就好了,这样就不会找不到下楼的理由了。

   只是,谭一泓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为什么跟我没有关系?是我未来的妻子,竟然当着我的面,跟别的男人幽会,说有没有关系?”裴辰阳沉着脸,重重问道。

   话里的浓浓醋意,被赵萌萌此刻听得清楚。

   她眨了眨眼,突然抬起手,摸了摸裴辰阳的额头。

   动作让裴辰阳一惊,却下意识顺手地握住赵萌萌柔若无骨的小手。

   白嫩美少女一字肩毛衣长发披肩居家写真图片

   两人之间真正和平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赵萌萌的这个动作,让裴辰阳浑身的毛孔如同被打开,无比的熨帖,和满足。

   还没等他握紧她的手,就被赵萌萌狠狠抽了回去。

   “这额头也没发烧,怎么越来越胡言乱语了?裴辰阳,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可以替联系医生。”赵萌萌诚恳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闻言,裴辰阳的脸色顿时黑了。

   “赵萌萌,胡说八道些什么?”

   感情那个动作,是在试探他有没有发烧?

   该死的女人。

   “不要不把我的话当做一回事,从此刻,现在起,就是准裴太太,我不会离开的,也休想让谭一泓进的房间。”裴辰阳脚步稳如泰山,站在原地。

   这是要跟赵萌萌比耐性?

   人都站在门口了,赵萌萌不可能是此刻裴辰阳的对手。

   “裴辰阳,无耻。”赵萌萌气红了眼。

   他一米八几,自己勉强一米六的小个子,手无缚鸡之力,要推开他或者将他弄到窗户上简直就是做梦。

   “对,我无耻,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无耻了。但我只对一个人无耻。”裴辰阳认真地看着她。

   甚至趁着赵萌萌生气,悄悄握住了她的手。

   “谁稀罕?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赵萌萌怒骂。

   外面,赵母的声音还在持续。“萌萌,萌萌,怎么不说话?难道是睡着了?”

   后面这句话,赵母的声音明显的压低了许多。

   “阿姨,方便我进去看看吗?如果萌萌睡着了的话,我进去看她一眼就好。”谭一泓的声音慢慢地,也跟着传了进来。

   裴辰阳的笑容顿时僵了下来,满脸阴沉。

   这个男孩子,竟然跟在赵萌萌的身后阴魂不散。

   “不准让他进来!”裴辰阳瞪眼,警告般压低声音。

   赵萌萌听到了他咬牙切齿的声音,心里突然有种报复的痛快感。

   她不怒反笑,突然爬到床上,用被子盖着自己的身体,朝着门口的地方轻声喊:“妈,我没有睡着,让谭一泓进来吧。”

   “原来是没睡着,那就可以进去了。”

   裴辰阳瞪着赵萌萌,差点将眼球瞪出来。

   她故意的,是想他暴露在赵母和那个谭一泓的面前?然后让他们暴揍自己一顿?

   此刻,他还真有种破罐子摔破的心思。

   大不了让他们进来,被抓到了就抓到,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只是……

   想到赵家人对自己的厌恶,裴辰阳这样做的心思顿时就淡了下来。

   一会儿第一个等待他的,可不是什么暴揍。

   大概是当着谭一泓的面,直接叫人将自己带出去。

   若真的这样,就丢脸了。

   岂不是助长谭一泓的底气?

   理清这些,裴辰阳只能忍下这口气。

   但是,也没有顺从赵萌萌的意思,离开她的房间。

   而是当着赵萌萌的面,整个人突然上了她的床,头顶上方露出她的超级大布偶。

   “……”赵萌萌愣愣地看着这一幕,完全傻了。

   “咔擦”一声,门开了,赵母领着特地来看望赵萌萌的谭一泓进来。

   “唯一不在?”环顾了一圈,只看到自己的女儿坐在床上,赵母感觉很意外。

   赵萌萌呵呵干笑,心里将宋唯一骂了个遍,这女人竟然两面三刀,帮裴辰阳的忙。

   “出去接电话了。”赵萌萌敷衍道。

   “原来是这样……这窗户怎么开着?这么冷的天,还有这大风……”赵母沉着脸,差点发作了。

   不知道这个时候,压根一定风都不能吹吗?

   这些她都警告女儿多少遍了?竟然一点儿也没有听进去。

   “妈,我觉得太闷了,下次一定注意。”在赵母责怪之前,赵萌萌立马举着手认错了。

   “最好能做到,否则看我不收拾。”赵母念了一句,走到窗边将窗户关好。

   赵萌萌一颗心提了起来,刚才裴辰阳的梯子还在那里,若是被母亲知道了……

   只是,她担心太多了。

   因为在裴辰阳落地一会儿之后,裴辰阳的人立马将梯子收了回去,所以赵母没有发现异样。

   “嗯,没什么事的话,妈下去忙吧。”

   赵萌萌有些心虚地将目光转到谭一泓的身上,谭一泓的目光正定定的,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

   那眼神,炽热,关切,带着浓浓的担忧。

   “好,那们聊聊吧,我不打扰了。”

   赵母离开后,房间里陷入一阵短暂的沉默。

   躺在被窝里的裴辰阳,第一次离赵萌萌这么近,暖洋洋的被窝里都是赵萌萌的味道,满足的吸了一大口。

   只是一想到外面还有一个谭一泓,裴辰阳的身体立马绷紧。

   “萌萌,没事吧?”谭一泓走了过来,在赵母离开后,更不掩饰对赵萌萌的担忧和关切。

   “没事,班长怎么过来了?这个时候不是要上课吗?”赵萌萌呵呵干笑。

   才说一句话,就感觉腰间有只大手,在轻轻地挠自己。

   她低咒一声,裴辰阳这个该死的是想干嘛?

   “我不放心,前几天就想来看看了。”但赵父说不方便,被婉拒了。